正文部分

最牛地级市也放宽落户,十天内五大城市齐推户籍新政

  最牛地级市也放宽落户,十天内五大城市齐推户籍新政

  林小昭

  自12月14日至今,包括广州,苏州在内的多个大城市密集推出户籍改革政策,放宽落户门槛。

  最牛地级市放宽落户

  苏州市近日发布《市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提出,落实租赁房屋常住人口在社区公共户落户政策,经房屋所有权人同意可以在房屋所在地落户,也可以在房屋所在地的社区落户,破除隐形门槛。创新户口迁移政策。实施省内特大城市苏州与南京在积分落户时,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。探索苏州与无锡、常州等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积累互认。

  苏州是中国普通地级市的领跑者,有“最牛地级市”之称。去年苏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235.8亿元,位居全国各大城市第六,普通地级市第一。苏州的GDP总量大,主要体现在强大的工业制造业。

  数据显示,去年苏州全年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33592.1亿元,比上年增长1.4%。规模以上工业35个行业大类中有21个行业生产保持增长,行业增长面达60%,有11个行业产值超一千亿元,26家企业入围“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”,入围数量列全国第一。外商及港澳台工业企业实现产值20408.2亿元,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60.8%。

 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,今年上半年,苏州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.55万亿元,已成为全国第一大工业城市,同时也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城市。

  不仅如此,在高新技术产业方面,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梳理,去年全年苏州认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3160家、累计达7052家,仅次于北上广深,成为二线城市中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。

  产业的快速发展也吸引了大量人口流入。数据显示,目前苏州全市常住人口1075万人,户籍人口722.6万人,净流入人口达352.39万人,净流入规模位居全国第八。

 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、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,苏州放开户籍门槛,有利于外来务工人员落户,对当地的工业制造业和一般服务业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。工业制造业和一般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并不需要太高学历,放低门槛,有利于吸引、留住这些从业人员。

 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,苏州放松落户条件,不仅有利于留住外来务工人员,而且有利于苏州做大做强城市规模,提升中心城市的集聚能力和辐射能力。苏州虽然常住人口超过了1000万,但是相当一部分是在下辖的县市,中心城区人口规模并不大,仍需要加快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,提升城市能级。

  根据2018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,2018年苏州城区人口为357.25万人,位列全国第27位。

  十天内五大城市推户籍新政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也近十天来,第五个宣布放开放宽落户门槛的一二线城市。

  12月14日,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若干措施的通知》提出,全面放开落户限制,实现落户“零门槛”,不设学历、年龄、就业创业限制,外省市人员均可申请在福州市落户,六县(市)、长乐区人员均可申请在五城区落户;凡具有福州市户籍的人员,其近亲属均可申请投靠落户。

  在无锡,无锡市对《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》进行了修改,全面取消江阴、宜兴行政区域内的落户限制,实行以合法稳定住所(含租赁,指经过住建部门租赁登记备案的出租房屋,下同)或合法稳定就业为基础的户口迁移制度,为无锡市探索建立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积累经验。

  一线城市广州也有大动作。12月16日,广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《广州市差别化市外迁入管理办法》的意见通告,在白云区、黄埔区、花都区、番禺区、南沙区、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实施差别化入户政策,在实施范围内就业或创业,且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人员,可将户籍迁入广州市,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。

  14日,青岛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召开扩大会议,研究审议了《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将进一步放宽放开外来人口落户限制,放宽学历、技能人才落户条件,在青岛具有居住性质产权住房(含已网签)即可办理落户,同时在城区取消积分落户限制,全面放开县域三市落户,并鼓励举家迁徙和亲属投靠。

  丁长发说,现在除个别超大城市的落户门槛比较高以外,大部分城市的落户门槛已经放得很低。在人口老龄化、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下滑的情况下,一二线城市都在抓紧吸引外来人口尤其是年轻人落户。青年人才是消费、创新创业和就业的主体,有年轻人的城市才有未来,放开落户门槛也是为未来竞争打下基础。

  胡刚说,2019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60%,进入到二次城镇化阶段。二次城镇化是中小城市向中心城市集聚。在我国,中心城市就是一二线城市。一二线大城市有更多的就业机会,更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,基础设施也更好,竞争力更强。在年轻人可以选择的情况下,流向一二线城市的人会更多。

  根据贝壳研究院日前发布的《2020新青年居住消费趋势报告》,新青年(这里的新青年即为90后,下同)人口流出以三四线城市为主。城市化进程加剧城市间分化,产业基础薄弱的三四线城市人口流失严重。外流的人口大多会选择一线及新一线城市。主要原因是这些城市产业基础相对雄厚,就业机会多且相对公平竞争,新青年为了获得更好的劳动报酬,无疑会将这些城市作为首选项。

  以平顶山、南充、连云港、岳阳、周口等三四线城市为例,平顶山、周口等新青年首选郑州,南充首选成都、连云港首选苏州、岳阳首选长沙。

  胡刚说,一二线城市纷纷放开放宽落户门槛,会加速二次城镇化的进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不仅农村人口会继续向城市流动,不同城市内部的人口流动也会加快,中心城市、主要城市群将会集聚更多人口。

Powered by 上饶市七盘材料销售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